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马钧:中国古代科技史上最负盛名的机械发明家之一,改造了织绫机

嗨,我又见到你了。今天边肖带来了一篇关于马军的文章,希望你喜欢。

说到丝绸面料,大多数人会首先想到“丝绸”,而“丝绸”因为排名第一而有其独特的价值。“斜纹”有“平斜纹”和“花斜纹”的区别,“花斜纹”比“平斜纹”更讲究。在《释名》中,“丝绸看起来像冰”,主要指“花斜纹”。“绫”的起源比较早,据猜测,周初姜子牙的《六韬》中曾提到“妇女在造反时,坐在文采的位子上,穿着绫绾的衣服”,其精巧美是可想而知的,但显然“绫”只能为达官贵人所享用。事实上,这种制作精美、舒适的丝绸之所以珍贵,不仅是因为丝绸作为“软黄金”的价格高,还因为生产技术和工具落后,这深刻地说明了“稀缺是宝贵的”。

image.png

东汉以前,制造丝绸的机器非常笨重。为了满足提花综片的数量,往往需要增加斜纹机的“聂”(即踏板控制板)。正如玄所说,旧丝织机“50综是50涅,60综是60涅”,有的是100多涅。这台笨重的丝织机常常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织出一匹马的丝绸,这不仅占用了许多纺织工人的劳动,而且也限制了丝绸的生产效率。

image.png

直到三国魏士和马军改进了丝织机,丝织业的生产力才发生了革命,丝织品更加丰富和社会化。马军把传统的五十聂、六十聂甚至一百多聂的旧丝织机改成了十二聂。这种改进不仅简化了生产过程,而且生产速度提高了四到五倍,所以以前需要几个月才能完成一件丝绸,改进后不到一个月甚至十几天就可以完成;同时,机织提花图案更加独特,可操作类型更加丰富。改良后的斜纹面料因其独特的提花图案深受大众喜爱。

马军对斜纹机的改进具有重大的社会意义,极大地解放了斜纹纺织工业的生产力,提高了生产技术。此后,不断的改进和应用,为“斜纹在唐代兴盛”创造了必要的生产技术基础。斜纹不仅成为了官方服装的主要原料,也成为了社会上流行的丝绸面料。正如白居易在《杭州春望》中所描述的,“红袖织丝夸柿子,绿旗洒梨花”。这确立了“丝”在传统丝织品中的主导地位,并逐渐形成了以地区为名的丝织品,如青州的鲜文丝、润州的水泊丝、随州的乍浦丝等。至今仍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分享 » 马钧:中国古代科技史上最负盛名的机械发明家之一,改造了织绫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