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唐德宗为何从原本可能名垂青史的中兴之主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

你真的认识唐德宗吗?边肖为您提供了详细的相关内容。

公元783年8月,在大唐帝国的第九任皇帝唐德宗在位期间,发生了一场奇怪的战争,让后人震惊不已。

image.png

这一年,淮西使李希烈造反,被派来平叛的将军葛,开局不利,被李希烈困在襄阳,形势危急。

这时,中央直属神策军主力正在北方作战。唐德宗没有士兵,只好派靖远(今甘肃、宁夏)派兵到姚灵岩救援。

然而,当晶晶的前军队到达长安附近时,它调转方向,直奔长安。唐德宗措手不及,不得不逃离。当他逃跑时,除了100多名亲属和太监外,他还被400多名警卫包围。

这一事件是唐代历史上著名的“靖远兵变”。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唐朝历史上,有三次皇帝出逃避灾的事件。唐德宗赶上了这三起事故,回家真不走运。

话说回来,为什么一个简单的军事行动会演变成兵变?原因很简单。皇帝没有钱。

作为唐朝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唐德宗是如此的悲惨,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当我们仔细分析这次兵变的因果时,我们可以发现——唐德宗有这个困难,这基本上是自己造成的。

创新大师

平心而论,无论从个人的能力和抱负来看,唐德宗一开始都是名副其实的“贤明而坚强”。

唐德宗施立生于天宝元年(公元742年)。14岁时,著名的“安史之乱”爆发了。他和他的曾祖父唐玄宗逃离了长安。虽然年轻的施立一路上经历了许多磨难,但他却得到了难得的锻炼和锻炼。

20岁时,年轻的施立被任命为世界军事元帅,在平定“安史之乱”中取得了许多成就。叛乱平息后,他赢得了“灵岩阁画像”的荣誉,成为唐朝众多名人之一,也是皇室少数成员之一。

image.png

公元779年,唐德宗即位,这一年正在建设中。唐德宗登基之初雄心勃勃,以扭转唐王朝衰落为己任,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情。根据《旧唐书》,唐德宗实行节俭,在他上任的前一个月,他被免除了各种玩具和皇室贡品;在困扰唐朝的宦官问题上,唐德宗怒斥宦官贪得无厌;他还实施了著名的“两税法”,使法院获得了相对稳定的财政收入.

可以说,在唐德宗即位的最初几年,他仍然保持着君主的形象。如果我们能继续稳步发展,那么唐朝的中兴可能会更进一步。

然而,靖远之变的爆发使唐德宗先前的努力化为乌有。因为在他去中兴的路上,——缓冲区有无数巨大的阴影。

帝国癌症

缓冲区最初只是为了抵御外来入侵而建立的,规模只有几百人。在玄宗时期,唐朝与外国的战争更加频繁。为了保证边境的稳定,进一步扩大了缓冲区的面积,设置了我们时代的司令职位,并逐渐从一个单纯的军事司令演变为一个集地方军政大权于一身的“地方皇帝”,最终导致了“安史之乱”的爆发。

在唐玄宗统治时期,我们的时间最初只有10年。然而,在起义期间,为了防止叛乱分子占据一个大的席位,法院别无选择,只能设立缓冲区,并指定我们在大陆的时间。我们在不同地方的时间最多接近50次。这些缓冲城镇占据了唐代从边疆到内地的大片土地,而朝廷直属的面积却日益减少。

image.png

根据唐朝的法律法规,唐朝的地方税除了州县一级的必要行政费用外,都应上缴朝廷。然而,随着缓冲区数量的增加,大部分地方税收被bu截获

更令人惊讶的是,虽然缓冲城镇的军费全部来自国家税收,但如果朝廷想调动缓冲城镇的军队跨地区,就必须向缓冲城镇支付大量的“境外食品”。结果,国库入不敷出,财政自然捉襟见肘。

他招募了灾难。

看着缓冲区不断增长的实力,希望重振国家实力的唐德宗自然感到担忧,于是割藩的念头油然而生。

建中二年,承德(今河北、山东)使李死。根据过去的惯例,法院根据其前任的要求任命了一名新的法官,并实际上使这一职位世袭。

然而,在唐德宗看来,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于是,带头打破常规,拒绝任命李之子李。当即,恼怒的李、引程德俊,与卫勃、紫青、山南东道起兵。

image.png

然而,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从当地分裂势力开始总是一项技术性工作,不可能随随便便成功。从汉代的七国之乱到西晋的八王之乱,情况并非如此。

显然,唐德宗在历史上失败了。按照常规,当一个人的力量薄弱时,他应该隐藏自己的力量,保存自己的力量。只有当一个人有能力导致对手死亡时,他才能真正开始工作。急于求成往往不会带来好结果。

不久,唐德宗遭殃了。在出兵讨伐叛乱之前,掌管财政支出的开支使杜佑的祖父杜牧的祖父——前来诉苦:国库储备只能支持几个月的军费开支,如果要支持半年,就得向长安商人借500万元(一千元就是一元)。你可以自行决定。

根据《新唐书》,在唐德宗早期实施两部税法后,中央政府的财政总收入只有950万元。如果你想在短时间内筹到500万元,肯定很难升天。

然而,由于战争已经开始,没有回旋的余地。为了支付高额军费,唐德宗任命财政部部长助理赵赞征收新税。在赵赞的主持下,唐德宗臭名昭著的“集装箱税”——强征了长安钱庄人的存款,最高25%的“架间税”——财产税,凡是有房的都要交税,“除钱外”——商品交易税,还有一系列苛刻的税收如5%的手续费——都是新出台的。

在洗劫了民间之后,唐德宗终于设法控制住了北方的局势。可是,当淮西造反,靖远向我们要“出关粮”时,唐德宗一分钱也拿不到了。

结果,援军变成了叛军,唐德宗,谁是决心切断藩,最后被赶出长安的缓冲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进入长安的造反派高呼取消“集装箱税”和“货架税”的口号,受到了长安市民的欢迎。切断缓冲区的手段实际上是由缓冲区轮流使用的。据估计,唐德宗从未想象过它。

皇帝贪财

缓冲区的叛乱持续了四年,然后慢慢平息。虽然这次叛乱没有“安史之乱”那么大,但也给已经奄奄一息的唐朝以沉重的打击。更重要的是,这场战争彻底改变了唐德宗,把一个可能名垂青史的中兴大师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

据史书记载,从长安逃出后,保卫唐德宗的士兵要求他发放棉衣。然而,唐德宗连钱都拿不到,所以他不得不卖掉皇子身上的金饰来补这个洞。

唐德宗遭受了巨大的金钱损失,他从这些错误中吸取了教训,并放弃了他最初的雄心壮志。没有钱,——不是不可能吗?那就尽力赚钱吧!

所以,唐德宗变了。他开始接受我们这个时代的大量贡品,他不在乎身后有多少人的血和泪。他开始信任那些又一次被他抛弃的宦官,不仅因为这些宦官在他流亡期间一直跟着他,还因为这些人在他被流放时没有底线

白居易的代表作《卖炭翁》反映了钦差大臣向民众购买商品的情况,是这一时期宦官财富积累的生动写照。

除了宦官之外,世界各地的官员都开始打着唐德宗的幌子勒索钱财,只要钱能够进入国库,唐德宗就完全不受限制。

公元805年,在位26年的唐德宗去世。虽然在他统治期间,唐朝在对外战争中也取得了一些成就,稳定了边境局势,但后人提到他时首先想到的是他对金钱的贪婪。

但客观地说,唐德宗虽然压榨了人民的财富,就当时千疮百孔的唐朝形势而言,别人未必能比他做得更好。与此同时,唐德宗没有把钱花在娱乐上,而是积累了这笔巨大的财富。他死后,他的儿子在任职仅一年后就去世了,然后著名的唐宪宗淳立继位。唐宪宗执政期间,大力镇压藩镇势力,多次与藩镇作战,最终改变了唐玄宗以来藩镇割据的局面,再次强化了中央集权,史称“元和中兴”。支持唐宪宗大量军事行动的资金来自唐德宗积累的财富。

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唐朝的中兴,但如果唐德宗有地下精神,我可能会感到欣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分享 » 唐德宗为何从原本可能名垂青史的中兴之主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